忍者ブログ

咖啡的味道

弦斷有誰聽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弦斷有誰聽



煙霞浸染一江秋,

雨褪殘紅滿目愁,

遙望流雲隨雁遠,

可憐心曲寄誰收?

佛說: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,而我與你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恰巧遇見,與千萬人之中,我一眼就認出了你,從此你驚豔了我的時光,芳菲了我的留念,自此,我守著你在也不願意離開,如果說,前世的因成就今世的果,那麼前世你一定是我相思又相思的人,所以才有了這天涯相逢的一卷,但願此生就這樣彼此相守,不言棄、不言苦,愛的世界沒有薄涼,只有莫失莫忘。

研一池墨香,獨為你譜寫唯美詩行,任芳菲薰染著懷想,在婉約的時光裏綻放一段刻骨銘心的真意。寄一脈幽思,蔓延我的彼岸;泛一葉輕舟,擺渡我的流年, 鋪一紙素箋,舞一段情愫,把你揉進清淺的文字裏。為你,譜一曲《梅花三弄》吾淺唱,君細聽:紅塵緣,戀千年,寫不盡一生執念,訴不盡三世情緣 ,君可懂?

是誰染紅了楓葉?是誰搖曳了一地的相思?是誰執著著不悔的承諾?是誰讓誰受盡了苦難的等待?多少迷離牽引著思緒,無奈的輾轉著,不是沒有傷,而是愛的太刻骨,才讓自己畫地為牢,可是一切終是虛妄,等不到的地老天荒,等不到的兌現承諾,終成為風中的飄絮,煙雨紅塵煙花夢,驚擾了時光深處隱隱的疼。

是誰將歲月染成詩,演繹了一場傾城的驚豔?又是誰絕塵而去,徒留我一腔枉然?寒風染殘秋,唯餘空瑟瑟,繁華盛景終究物是人非,相思和過往一起缺席,素色流年獨剩孤單寂寞行走在記憶的蒼涼,任無奈的腳步怎麼也追不上風的翅膀。誰是誰的唯一?誰又是誰不變的牽念?沾一瓣馨香,將瘦弱的思念鐫刻在清淺詩行。

一程山水,迷離了思緒,已是物是人非,不是不明白,而是不願走出來,思緒依舊停留在曾經的花紅柳緑,那一程過往苦了誰的守候?灼傷了誰的痛?冰封了誰的心腸?任清淚漫灑,清歌漫卷,黯然低眉,一簾幽夢終敵不過似水流年,幾許輾轉,幾許飄零。 浮生若夢,傾城淚打濕了記憶的留年,摧毀了曾經的誓言,孤獨的一個人站在時光的彼岸,任一紙流沙在手中散落,繁華似錦,終是杳杳音塵都絕,枉望斷天涯,兩厭厭風月康泰導遊

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,如今只剩我自己隨波逐流,無人應和,我仿佛聽到了遠方你正在低吟淺唱,默默裏你成了我靈魂深處難以啟齒的荒涼,我若在你心裏,天涯亦是咫尺,我若不在你心裏,咫尺也是天涯 。遙望那一處憂傷落寞的風情,已是滿目蕭瑟,從此你成了我的天涯,我成了你的海角,或許是我前世太貪戀塵緣那杯酒,今世才會有迷離與不舍,流離失所的我夭折了來時的驚豔,如果你只是我匆忙中的曇花一現,為何要來招惹我?如果你是我萬劫不復的地獄,那麼又有誰會來拯救我?落花有意隨流水,流水無情戀落花米蘭旅遊

彩筆新題,黯黯夢雲驚斷,重尋無處,天涯倦客,君何在?空鎖樓中燕,為佘浩歎,飛絮沾襟袖,厭厭瘦,獨自回腸,斷魂孤,脈脈兩情難語, 前世回眸,今生情緣,滾滾紅塵,誰人可依?憑窗獨倚,月灑憔顏,自顧盼,獨悲傷! 一路走來,沿途的風景,花開花敗,人世間的冷暖,觸痛多少無言的感慨!霧散,夢醒,我終於看見真實,那是千帆過盡的沉寂。凝眸問月,記否?一紙的墨香,曾經清晰了誰的雙眸?一簾的碎片,又模糊了誰的視線?一場美麗的邂逅,竟然畫不出一個美麗的圓,為何,夢是如此薄涼、如此清淺?凝眸,輕聲歎息,任由花瓣零落枝頭,寒江,雪柳飛揚碎了滿地的憂傷。 是否輪回裏真的有前世的約定,那麼我如約的期盼是否只是穿心而過的苦楚?

黯凝佇,斷腸院落,一簾風絮,欲叩,恐語空相覷?回眸處,清吟,你依舊是我不舍的眷念,盈滿懷墨香,滴落指尖的悲喜,譜寫那一季的姹紫嫣紅與刻骨銘心,依舊抹不去鐫刻心底的烙印,心依然隱隱地疼,淺掬時光,誰還在固守一份無約的期盼?幾番風雨飄搖,為何上天對我如此薄涼?為何夢鎖清秋淚落千行?一世塵緣,一弦心事,放飛期盼的鴻雁,渴望一絲溫暖渡微涼。細思量,情自何解?斷人腸,紅顏瘦,醉夢淺笑,君,可曾懂涉水而來只為尋你?可曾知泣淚清歌愁腸百結?可曾憐惜前世今生?欲將心事付瑤琴,知音少,弦斷有誰聽生髮療程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